生活真实和作家真知真情的统一结构

艺术对生活的各个部分并不像镜子那样一视同仁.来者不拒.各种生活现象在艺术中并不是一律平等的,作家在生活面前并不是照相机或录音机。镜子反映生活是表面的,冷漠的.没有倾向的.没有感情的,而艺术则要带者感情汇合生活,探求其内在真话。正因为这样,生活到了艺术之中,它经过作家的情感和理性的吸收、消化、分解、排泄、重组.就发生了变化。它是生活在艺术家心中的变体.是艺术家按照自思维的秩序.艺术风格的逻辑重新安排的世界,是生活的面貌和作家心灵的目慷的化合。所U艺术中表现出的生活.一方面仍然是生活,另一方面又是作家的认识.作家的艺术个性。作品中其实既是生活的真实.又是作家的真知、真情的感受。达·芬奇把艺术形象叫做“第二自然”.因为它i经和作家的个性和风格化合成一种更高级的真实。马克思把它叫做“人化的自然”。石涛也认为他笔下的山水,已经不完全是客观的自然物,而是客观真实和艺术家主观的真切、真诚的统一。他在(《山川章第八》)中说:“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也,山川脱胎于予也,予脱胎子山川也。搜尽奇蜂打草稿也。山川与予神通而进化也。”艺术形象在表现生活与表现作家个性中融合,二者“神遇而迹化”。生活的客观真话,和作家主观的其情贵在统一。有时.艺术虽然表现了生活的某种真实,如果作家不真诚,言不由哀.艺术仍然是苍白的。当然,如果作家虽然真诚.但违反了生活真理,则艺术形象也不会有持久的生命力。

2017-05-12T17:05:28+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