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市场的大众化

在高等教育方面,近代世界各国的高等教育如德国等大都由政府 负担大部分的经费;即使像泰国、墨西哥、日本、美国等私立高等教 育极为重要的国家,政府对其投资的经费也超过其整体经费的一半以 上(Eurich, 1981)。但自二次大战之后,各国高等教育入学人数逐 渐增加,政府开始无法负担日益增加的高等教育支出,导致高等教育 与政府间的关系也开始转变(Higher Education Policy,2000)。

由于人力资本论的兴起,世界各国政府均倾向对教育开始进行投 资,期造成经济成长,而世界各国在 1960 年代也开始扩张高等教育 系统,这可由学校数与学生数的变化、主导高等教育发展的动力等因 素探讨高等教育的发展,可发现大多数的欧洲国家在过去 30 年之间 其高等教育都产生了意想不到(unprecedented)的快速扩张(Gellert, 1993)。包括就学人数的增加,而这也使得高等教育逐渐朝向大众化 高等教育转变。这使得各国高等教育在许多层面上都发生变化,例如 因为各国高等教育入学人数逐渐增加,导致政府开始无力负担日益增 加的高等教育支出,使得高等教育与政府、市场间的关系开始转变; 且高等教育机构本身也产生了变化,如 Newby(1999)指出,由于政 府对高等教育经费的缩减,导致高等教育机构开始引进质量管理的概 念,由产入、产出的观点来改良高等教育的内在系统,如学习效益、 学生、厂商、其他教育机构、基金会与社会的回馈。

Trow(1973)发表了名为《从精英向大高等教育转变中的问题》 的文章,提出一国高等教育受教人数与高等教育发展的关系,Trow 阐述了高等教育发展的精英型(大学在校生人数占适龄人口的 15%以 下)、大? 型(15%~50%)、普及型三阶段(50 以上);概括了高等教育 在转变阶段中所表现的量和质的十一个方面的变化(如高等教育的规 模、高等教育观、高等教育的功能、课程和教学形式、高等教育的多 样性和界限、领导与决策、学术标准、入学和选拔、学术管理形式、 高等教育的内部管理);但其重点并不只是提出一个数量上的分类, 而是说明了不同受教人口比例,其高等教育在许多方面均有质的不 同,其学说(见表五),在菁英型高等教育阶段,高等教育的主要功 能是培养学术英才与政治英才,教育成为赋予这些英才在社会结构居 于较高阶级的作用。随着高等教育受教人数的增加,将使得高等教育 由菁英型转向大众型,而在大众化高等教育阶段,高等教育开始满足 社会的需求以及公民个人需求,高等教育的功能转而培养专门人才, 而进入普及型高等教育阶段时,高等教育的功能将进一步多样化。

2015-01-25T01:44:15+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