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形象从优选细节开始

优选细节的能力,从反面来说就是排除大员其他细节的魄力。关键在于养成对细节暗示性的鉴别力。不但要善于从许多细节中排除那些暗示力不强的,而R要敢于排开那些且有暗示力,但i被长期使用而失去光泽的细节。要通俗.要求新,要让细节使读者的心眼突然发亮,启示他们日亿起被他忽视了的珍贵情景,使他们在日后的生活中目光变得更敏锐v耳朵变得更警觉。有时正面的细节受到充分注意了,不妨到侧面去开始.如果把细节安排在事变即将发生以前取得了成效,(如许浑:“山雨欧来风满楼”为了写雨,先写楼上的风)那么也可以考虑一下在事情发生以后去提炼细节。(如巴乌斯托夫斯基:“要给人一个下大雨的概念,只要写出雨点啪哒、啪哒地打散在窗下的报纸上就移了。”)有时,视觉感知的范围把听觉视觉等五官全部动员起来去表现一种声音,像《老残游记》中写王小玉说书的那样。郭风先生普经提倡作家要“正宫开放”,这是艺术家的经验之谈。余光中先生在写雨的时候,就调动了全部的感官:“雨不但可嗅、可亲、更可以听。”实际上他笔下的雨还可以摸到寒冷:“听听那冷雨”。当然也可以看:“雨天的屋瓦,浮漾湿湿的流光,灰而温柔,迎光则微明,背光则幽暗,对于视觉是种安慰”。接着则是触觉、听觉、视角的交融;“下雨了,温柔的灰美人来了,她冰冰的纤手在屋顶拂弄着无数的黑键灰键,把晌午一下子妻成了黄昏。”

2017-05-12T17:11:35+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