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的基本特点,可以用“形散神不散”来加以概括

所谓“形散”,并不是散乱,而是灵活自由。它有如下几个方面的表现:一是“章法”散。行文从容自如,意到笔随,正如苏拭所说,“如行云流炉,“所行于所当行,所止于不可不止,“因此,在结构上它既可以象小说那样妈妈道来,也可以象诗歌那样大幅度跳跃,还可以象戏剧那样以人物对话的方式进行场景组合,甚至可以电影镜头式地加以蒙太奇组接。二是描写的题材十分灵活自由。一篇散文,时而天上,时而地下,时而是历史的回顾,时而是未的展望,信笔目至,包罗万象。如秦牧的《土地》,以土地为线索,追索了几千年人与土地的关系,又涉及到五洲四海对土地的依恋,纵线悠长,捞开阔;刘白羽的《长江三日》,则把现实的描绘间神话的传说结合自来,以航行长江的感受,反映现实生活的进步。三是“文法”队日用多种表现手法,时而抒情,时而议论,时而描写,时而叙述,或j叙夹议,或诗文交叉,甚至亦骈亦散,亦刚亦柔,变化乡端而又运自如。优秀的散文既有哲理的容智,又有浓烈的诗情,既有斑澜色彩,又有动人的音响。我国古代的许多优秀散文都具备这种特点。范伸淹的《备阳楼记》,苏东坡的前后《赤壁赋》都是这方面自佳作。因此.散文的“散”乃是“文采斐然”、“诗情盎然”、“事理昭然”,这正是其“美”之所在。

2016-09-06T15:29:52+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