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真的幻觉

为什么真实的生活不能直接成为艺术呢?这是因为,生活的真实,虽然是艺术形象结构的要素之一,但是生活的结构并不等于艺术的结构。生活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在根本上有统一的方面,但这种统一是矛盾的统一。市场上一筐筐真虾,并不是艺术,而齐白石的笔下.一枚枚用水墨画出来的虾,明明是假的,却是艺术。在战场上真刀真枪地打仗.不是艺术,没有什么人会买了票去欣赏,但在京戏舞台上那种绝对没有死亡的可能,保证不会流血的把舞蹈和杂技结合起来的武打,却是艺术,它甚至能打动对中国古代生活一窍不通的欧洲人,把他们弄得在剧场里欢呼跺脚。中国戏曲的脸谱,希腊戏剧的面具,古代埃及雕刻把人体程式化.中世纪东欧派和波斯壁画把人物不自然地延长或缩短,古典诗歌的押韵.现代绘画的变形,都说明艺术与生活是矛盾的统一,而不仅仅是统一。

把反映生活t创造形象误解为按生活描红,是许多生活经验丰赢的人不能进入艺术境界的员基本的原因。闻一多在《冬夜评论》中说:“绝对的写实主义便是艺术的破产。”西方古典文论中有“逗真不等于真实”的说法,很有道理。简单地照搬生活的逼真场景,并不能达到艺术的真实的高度,有时倒反给人一种既不真实又不艺术的感觉。莱辛在《拉奥孔》的《前言》说得好,艺术是“迟真的幻觉”。不能因为追求生活的通真,就热衷于照相式的罗列生活。歌德说:“艺术决不该和现实一样,和自然童无二致是不能体现艺术的。”

2017-05-12T17:03:23+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