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理性自觉

不仅是大学,从我国整个社会不难看到知识传承与知识创新的分离,表现为创新的不足。政治家、教育家们都很关心如何提高大学生的创新能力,这也是  个值得研究的重要问题。与此相联系,我国高等教育有时在某些问题上流于形式,流于肤浅,缺少个性,缺少应有的文化厚度。

在大学倡导理性自觉,即科学上、学术上的独立思考能力,这是当前的急务之一。关于此,欧洲思想文化可资借鉴。14世纪中叶至17世纪初,欧洲源自怠大利的文艺复兴运动为近代科学教育揭开了帐幕。这个思想解放运动呼吁人们更温希腊时期的人文文化,把人的思想从小世纪神权栓桔下解放出来,恢复人应有的独立理性作用。由此开启的人文主义和自然科学的双重影响,导引出t8世纪法国启蒙思潮,从哲学、文学、历史学、法学和经济学等领域提炼出关于“个人理性”的重要范畴,主张人们用理性去重新审视一切。这极大地推动了西方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发展。

反观我国历史,早先科学技术和人文学术均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科技从16世纪开始落后于西方,这和明朝封建专制主义的社会制度有关。读书人的思想紧紧束缚在《四书》、《五经》上,经书上写的都是对的,不能怀疑,只能连释,更谈不上提出自己的独立见解。在17世纪、清朝初期,大思想家黄宗意写《民夷待访录》一书,对君主专制制度作了深刻批判,但影响不大。18世纪是清朝统治的全盛时期,最高统泊考乾隆皇帝对于中国历史有贡献,但在文化思想范围内仍然实行文化专制主义。中国封建社会末期缺少深入持久的理性自觉的思想解放运动,阻碍了科学文化的创新发展,这个历史教训不能不使人深思。我们需要设法将历史的缺陷补足起来。

2016-03-07T10:53:15+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