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妨多一点耐心

   几吨重的海脉能跃出水面表演,那是训练的结果。开始驯兽师在紧贴水面的地方拉上一根线,试着让海肠扬起它沉重的头,一旦海原达到了要求.驯兽师就给予极大的鼓励。就这样,驯兽师一步步升高那根线,但每一次升高,基本都能让海脉够得着,让海豚总是觉得自己做得最好,线在慢慢地升高……几吨重的彻脉也就能够在游人团前高高地跃起,甚至有时能把自己全部跃出水面。

    每每看到海豚的训练,我就想到学校教育。如今学校里,我们很少有教师能像海豚训练师这样有耐心。我们心里着急,急着想让自己的学生快快达到一种我们所期望的高度。小学,我们就给某一个孩子制定了一个远大的目标——要考名牌大学;到了高中,老师更是不遗余力地去赶着孩子们没黑设白地在题海里扑腾。学生稍有懈怠,教师轻则对学生大声训斥其懒惰无可救药、朽木不可雕、粪土之墙太让老师伤心.重则就罚一道题写上几遍几十遍甚至几百谊。教师就这样让自l的神经一天天绷得紧紧的,也让学生时时刻刻忐忑不安。

学生苦,老师也苦。谈到委屈,常常是老师更委屈;我们为谁?还不是为了学生?但却很少坐下来,静静地思考一下,我们这样不遇余力费心劳神的目的是想把身心素质知识水平严重不齐的学生开成一色,这可行吗?简单地说,我们穷尽一生也不会让两片不同的树叶最终相同。

2017-05-27T15:30:41+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