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目的在于“成人”吗?

在传统文化中,如果说孔子有着最多的信徒,那么庄子便拥有最多的粉丝。他说:“天下皆知求其所不知而莫知求其所已知者,皆知非其所不善而莫知非其所己善者。”他提示我们要时刻警觉:求知犹如在知识的原野上跑马圈地,但别忘了停下来整理自己头脑里的缠藤乱麻;引导学生反思当然值得称道,可也许真正该反思的正是用来反思的标准。教育是无比精微的事,它的每一个名词都必须详加考察,认真考量。教育是最怕僵化的,沿着一条原本正确的路走得太远,往往就会偏离正确的方向。

教育的目的在于“成人”。“成人”究竟应依靠“自成”还是“造成”,如今恐怕仍会有很多人选择后者。如果我们能听一听柳宗元笔下种树高手郭橐驼的话,就不难知道这样做“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如果我们能听一听陆九渊关于“自得,自成,自道,不倚师友载籍”“教小儿,须发其自重之意”的论述,也许就能让教育去掉许多“虚火”,少了一些“妄念”,回到它清凉宜人的本质。

古为今用、以古鉴今。以上所举传统文化中的只言片语,并不系统,身为小学教师,我们有幸成为子童年学习的重要见证者。我们该给予孩子怎样的童年生活?美国哲学家A·J·赫合尔说:“人的存在从来就不是纯粹的存在,他总是牵涉到意义。”

2018-03-08T09:52:55+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