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活和情趣的契合点上化合

艺术形象是再现生活和表现作家自我的统一。这种统一是有限的,不是绝对的,因为无限的生活受到作家有限心灵和艺术形式有限表现力的限制。因而生活不但选择了作家,生活内容不但选择了艺术形式,而且作家有限的心灵也选择了与之相契合的生活,艺术形式也选择了与之相适血的内容。经过筛选的生活意象在进人艺术形式的假定熔炉以后,和作家个性化的情趣化合成为创造性的形象.形成一个9不可分割的统一体,诚如克罗齐所说:。艺术把一种情趣寄托在一个意象里,情趣离意象,或者意象离情趣都不能独立。”《文心雕龙·神思》把这种规律性现象说得很生动gH做“神与物游”。他在《物色》中说到形象构成的因素,并不是光有物象也不是光有心象.而是二者的结合:“写气图貌,既随物以宛转*后采附声,亦与心而徘徊”。王昌龄:“目击其物便U心击之”。这与克罗齐讲的同样是心灵与对象之间的感应对称关系。

情趣与意象的化合,不是全面的,而是在有限的互相适应的范围内的化合,我们把它叫做契合点。“契合点”以外的,不能化合为艺术的形象。朱自治的《荷塘月色》,写的是清华国内月下的荷塘一源幽僻宁静的景色。

2017-05-12T17:08:08+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