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中国教育的抽吸问题

世界各地教育人本值的高低不同、城乡教育人本值的差距才是教育生态失衡和失序的根本原出。总的趋势是生源由人本值低的区域向人本值高的区域流动,由乡村到县城再到市区、到省会以及北上广。由一地流到另一地,基本是沿着人本值由低向高的方向流动。
从提升教育的人本值角度看,当下中国的教育不仅考试要改革,教育方法要改革,教育目标也需要基于以人为本重新定位,是一个系统工程。
中国要解决以教育为媒介的被抽吸问题,客观上存在人本值的边际效应:当一个地方的学校办得好到不同程度,就会有不同数量的人回流到当地。在实地调查中有个实际的例子:某个市里的以前教育办得最差的一个区,老师和学生都争着去区外其他地方,大量外流。后来当地的教育局进行了董事会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改革,成立董事会对学校负责,校长由董事会遴选任命,向董事会负责,同时给予学校更大肩主性,董事会能给学校提供更多的资源,提高教师待遇,解决其福利问题;教师因此更注重关照学生,明显变化是学校内的人本值提高了,过了两年。有一些教帅回来了,有一些学生回来了。由董事会选出的校长与现在体制内的校长不一样,现在的校长更多实行的是行政指令,很多事情爱干不干,而董事会任命的校长要想办法把学校办好,求着教师,教师对学生也更负责任,学生也就回流了,学校就能办得更好。

2017-11-07T15:26:40+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