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起码的“形象思维”就足以有特点的细节思维

形象,本来是相对于抽象而言,它不同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逻辑概括。科学以排除感性的具体形态.综合、概括事物的普为属性为特点.文学则表现个别的看得见的、摸得着的、具体可感的事和情。例如用抽象的语言来讲.这个人笑得可恶,用形象的语言来讲则可以说:这个人一笑露出了三十二顾全牙。用抽象的语言说,这孩子笑得很可爱,用形象的语言则可以说,这孩子笑起来脸红得像苹果,不过比苹果多了两个酒窝。高尔基说:“真正的语言艺术是非常生动如画的,而且几乎是肉体可U感触得到的。应该使读者看到语言历描写的东西,就像可以看到可口触模的实体一样。”“可恶”、“可爱”,是抽象的,看不见,摸不若的,缺乏可感性的.而有了“金牙”、“酒窝”.就成可看得见.旗得着的了。关键还在于这些细节并不是生活中一切的细枝末节。苏联大百科全书中对细节下这样的定义:细节是整体<这里指艺术作品>的一个小小的部分.是生活中的细枝末节,是局部。”光是生活中的细枝末节还不是艺术的。艺术的细节是带着假定性的.其中交融着生活和作者的感情。不是一般的生活,而是生活的特征。高尔基还说过:“当他(按作家)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找到指出和强调谈话、手势、姿态、相貌、微笑、眼神等等独特的特点的时候,这些人物在他笔下就是活生生的”。

2017-05-12T17:10:17+00:00 By |新闻|